当前位置:首页 > 在线留言 >

“谜”一样的宁波柯力

作者:曲靖市宁江木业有限公司 来源:www.ynnjmy.com 发布时间:2019-01-05 11:12:30

“谜”一样的宁波柯力

  宁波柯力传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10月12日在证监会官网披露招股说明书,拟首次公开发行新股总量不超过2985.0114万股,计划募集资金约5.51亿元。

  翻阅招股书发现,宁波柯力存在多项财务指标存疑、对赌协议未披露等问题。

  多项财务指标存疑

  招股书显示,2017年,宁波柯力内销的产品销售收入为43019.61万元。其中,干粉砂浆第三方系统服务收入为2598.89万元。

  内销的产品销售按17%税率计算的销项税额为7313.33万元,内销的干粉砂浆第三方系统服务收入按3%软件税负计算为77.97万元。因此,宁波柯力2017年的含税营收为70186万元。

  而根据营业收入相关财务数据的勾稽原理发现,宁波柯力2017年有3259.93万元含税营业收入未收到现金。

  微信截图_20181114125632.png

  理论上是需要有相应规模的经营性债权记入资产负债表中,形成债权新增。

  在合并资产负债表中,柯力传感2017年的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合计25106.74万元,相较上一年度的23905.74万元仅增加了1201万元债权。

  若考虑2017年的坏账准备余额较上一年末减少了564.15万元影响,那么新增债权就只有636.85万元。

  显然,这一结果与理论上应形成3259.93万元的新增债权相差了2623.09万元。

  即宁波柯力存在2623.09万元含税收入既未收到现金,也没形成相应债权的情况。那么,这部分收入又是从何而来呢?

  u=1973620870,1339890252&fm=26&gp=0.jpg

  与此同时,宁波柯力2017年销售成本方面的相关数据在勾稽关系上也出现异常。

  2017年,宁波柯力的材料采购总额为26684.65万元,这对应着生产成本中的直接材料以及存货的相关材料成本的总和。

  而该年度,其销售成本之中直接材料有26114.49万元,基本上与同期材料采购总额相等,略有570.16万元的节余。

  然而对比存货方面的数据,发现宁波柯力2017年的存货中原材料有3336.71万元,和上一年度相同项金额相比新增了689.80万元,超过570.16万元的原材料采购节余。

  而宁波柯力2017年的产品、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的金额合计12569.94万元,相较上一年度相同项目新增了1475.16万元。

  另考虑到招股书中并未披露其中的原材料成本,而产品成本结构与销售成本结构相似。

  因此,以直接材料占销售成本的比例72.11%测算,则这三项存货的新增金额之中包含的原材料成本约为1063.74万元,同样大于前述570.16万元原材料采购节余。

  由此可见,宁波柯力存货之中原材料及材料成本部分合计增加了2164.96万元,比前述570.16万元原材料采购节余多出了1184.06万元。

  那么,这多出来的材料又是从何而来呢?

  undefined

  与6家私募对赌协议履行情况未披露

  此次IPO,宁波柯力还急着解除赌约。但其此前与6家私募机构业绩的对赌履行情况却并未详细披露。

  招股书显示,在宁波柯力实施股改前夕,一众私募基金争相涌入。

  2011年7月21日,和光方圆、和光远见、浙科美林等3家私募共出资650万元参与宁波柯力增资。

  同年12月,股改刚刚完成,西安航天、幸汇联荣、海得汇金、湖北九派等4家私募合计出资1.54亿元参与增资。

  至此,7家私募基金完成突击入股,坐等分享上市盛宴。然而没想到一等就是7年,至今仍无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私募基金入股都与公司实控人柯建东签订了有业绩和上市时间的对赌协议。

  u=146075002,1715052092&fm=26&gp=0.jpg

  柯建东与和光远见、和光方圆、浙科美林3家私募基金的协议为:

  如果公司在2014年8月1日未完成上市,三家私募基金有权要求柯建东全额回购股份,并给予年利率10%利息。

  同时,如果公司在2011年、2012年的税后净利润低于0.95亿元、1.35亿元,还需按照一定比例分别对3家私募基金进行现金补偿。

  柯建东与另外3家私募基金的对赌协议,除了上市时间对赌为2014年底公司完成上市或向证监会递交申报材料外,其余内容基本相同。

  直至2017年4月,宁波柯力正式递交上市申报材料前夕,对赌协议才得以解除。

  然而,宁波柯力至今未上市,这些私募基金持股数量未变,柯建东是否要对私募基金进行补偿或签订新的抽屉协议呢?

  由于宁波柯力未披露2011-2013年的经营业绩,遂无法判断其对赌业绩实现情况。

  不过,从2014-2018年上半年的经营业绩看,其净利润与1.35亿元的目标还很遥远。

  对于业绩对赌的结果如何;如果未实现,柯建东是否履行了现金补偿协议;2014年以来是否继续存在业绩对赌协议这些情况,宁波柯力均未在招股书中进行披露。

  u=1672126127,3559109153&fm=26&gp=0.jpg

  面临宏观经济周期波动风险

  宁波柯力下游客户的产品广泛应用于交通、冶金、港口、化工、建筑机械、工程机械等行业。

  下游客户所在行业的发展与国民经济周期相关度较高,宏观经济政策的调整及其周期性波动会对宁波柯力下游客户的盈利能力及固定资产投资政策产生较大的影响,进而影响对该行业产品的需求。

  行业发展的传导效应使该行业的发展与宏观经济的发展具有较高的关联性。

  因此,当宏观经济处于低谷、增速减缓时,下游行业的不景气将减少对宁波柯力产品的需求,从而对其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undefined

  另招股书显示,2015-2018年6月末,宁波柯力分别实现营收5.80亿元、5.75亿元、6.27亿元和3.20亿元;分别实现净利润8345.27万元、7225.87万元、1.08亿元和5849.78万元。

  宁波柯力营收连年下滑,且除2017年外,其营收、净利润均呈双降态势。

推荐阅读/观看:公司注册 https://www.whrdpx.com

  • 上一篇:足协新政“刺激”海外回流
  •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