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联系方式 >

孤残儿童寄养尴尬:养15年的姑娘满18岁要还给福利院|

作者:曲靖市宁江木业有限公司 来源:www.ynnjmy.com 发布时间:2016-01-05 09:39:10

孤残儿童寄养尴尬:养15年的姑娘满18岁要还给福利院
挂历上是黄秀兰和女儿小菲的合照,小菲走后,黄秀兰把挂历收了起来,不敢再看挂历上是黄秀兰和女儿小菲的合照,小菲走后,黄秀兰把挂历收了起来,不敢再看
听说女儿快回来了,黄秀兰急急地就往上坝街赶听说女儿快回来了,黄秀兰急急地就往上坝街赶

  “小菲下个星期三走,你们做好准备。”当儿童福利院的工作人员上门告知分别的日期,63岁的黄秀兰蒙了,正在烧饭的锅铲掉了,眼泪刷一下流出来。她知道,分别的这一天还是来了,养了15年的姑娘要还回去了。

  小菲今年18岁,2000年由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寄养在黄秀兰家中。按照规定,满18周岁未被收养的孤儿,就要移交社会福利院。虽然心里清楚这是为了小菲今后生活好,但是眼看着那个不会走路、不会说话的孩子长成了身高近一米七、亭亭玉立的大姑娘真的要走了,黄秀兰两口子的天还是塌了。  现代快报记者  王玲玲 徐岑/文 邱稚真/摄

  不敢在家里呆着

  到处都是她的影子

  黄秀兰和丈夫吴太安是南京市栖霞区靖安南中村一户普通农民家庭,家里盖着两层小楼房,敞亮干净。一双儿女早已成家立业,虽不在身边,但都很孝顺。夫妻俩闲来没事儿打打小牌,弄弄田地,过得很安稳。

  一个奶娃娃的到来,打破了平静,给家里带来了欢声笑语,也带来了最深切的羁绊。

  “每次我在这个洗手池旁边择菜,小菲就拿着簸箕来,要帮我扫垃圾。”

  “墙上这个画本,都是她画的画。她说,要钉在墙上,等下次哥哥姐姐回来,就能一眼看到。”

  “这盒牛奶,她走的那一天,我塞到她包里让她带走。她硬不拿,要留给爸爸喝。”……

  这周三小菲(化名)被送走后,现代快报记者来到黄秀兰家中。外面下着雨,屋内也显得空落落的。特别是卧室,只有两张床孤零零地挨着。“不敢多想,不敢多看,也不敢在家里呆着,哪儿都是她的影子,看到什么,都能想到她。”一提起小菲,妈妈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她的东西基本都被收起来,以前挂在墙上的照片也被我拿下来,放在了柜子最顶上,看了伤心。”爸爸吴太安从柜子顶上拿下一张挂历,侧着身子举给记者看,自己却偏着头,不敢多看一眼。挂历上是小菲和妈妈的合照,小菲长成了大人模样,似乎还比妈妈高些,两人挽着手臂,笑得一脸灿烂。


远远见到黄秀兰的小菲喊着“妈妈”,小跑着迎了上来远远见到黄秀兰的小菲喊着“妈妈”,小跑着迎了上来
迎着午后灿烂的阳光,母女俩像从前一样骑着三轮回家了迎着午后灿烂的阳光,母女俩像从前一样骑着三轮回家了

   3岁的小奶娃

  一看就很讨喜

  2000年,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开始试推行“家庭寄养”,把院里一些轻度残疾的孩子,寄养到家庭里,由“爸爸妈妈”照顾。吴太安和黄秀兰是第一批报名的家长。

  “那时候,我才48岁,她爸也年轻。我们自己的儿子女儿都不在身边,就想带个小孩来照顾。”在见面之前,他们就先看到了小菲的照片。“当时3岁,眼睛圆滚滚的,看着就很讨喜。福利院的人也跟我们讲了,小菲是轻度脑瘫,有智障,我们也有心理准备。”

  4月28日,是小菲正式被送来家里生活的日子。“我那天去迟了,急慌慌过去,一推门,十个小孩在院子里排排坐着,我一眼只看到了小菲。4月份,天气已经暖和了。小菲还穿着花棉袄,蓝底子印的红花。虽然坐着,姿势不对头,头塌着。”黄秀兰直直地朝孩子走过去,一去就把孩子抱在手上不放手。

  “小小的一个,浑身都是软的。别人都问我,你怎么敢养,养不活怎么办。我们根本没想那么多,就当自己小孩养大。”当时3岁的小菲,也不哭不闹,就跟着新妈妈回了家。不会走路、不会说话、也不认人,身上还裹着棉尿布。

  直到5岁,小菲才减了尿布,能够自己上厕所。“每天早上就能尿湿七八条裤子,我帮她洗裤子,好像也没有觉得嫌弃、麻烦啊,一开始就很亲。到现在,她的尿布还在家里,帮她收着。”

  每天骑三趟车

  接送女儿上学

  小孩子就像吹气球,很快就长大了。别人眼里“养不大”的小菲,在爸爸妈妈的照顾下,到了要上学的年纪。

  “6岁上幼儿园小班,我不会骑自行车,就特地买了一辆三轮车接送她。”幼儿园距离黄秀兰家两公里,骑三轮车大概15分钟。

  第一次送小菲去上学,黄秀兰的心里五味杂陈。到了幼儿园门口,小菲害怕不敢进去,更让妈妈的心揪了起来。“陪她进去上了一节课,老师就让我出来了。我不敢走,在窗外望了很久。”她红着眼睛说,这么多年,女儿除了念书,从来没离开过她一步。“走路跟我一步套一步,经常把我的鞋子踩掉。现在突然离开我,自己一个人上课,我这心里面又激动、又自豪、又担心、又舍不得。毕竟不是正常孩子,害怕她被欺负。”

  回家后,黄秀兰坐不住,又自己烧了午饭送到幼儿园。“幼儿园有食堂,但是我不放心。家里的伙食好些,而且她当时自己吃饭也吃不好。”就这样,自从小菲开始上幼儿园到小学三年级退学,六年间黄秀兰雷打不动,一天三趟往学校赶。“早上送她上学,中午给她送饭,下午接她放学。她坐在三轮车后面,我心里就踏实了。”


女儿小菲送走后,吴太安一直闷闷不乐女儿小菲送走后,吴太安一直闷闷不乐
小菲回来了,吃饭时,吴太安忙着给小菲夹菜小菲回来了,吃饭时,吴太安忙着给小菲夹菜

  女儿长大了

  最爱带妈妈逛街

  让夫妻俩暖心的是,小菲长大后,也变成了“贴心小棉袄”。两年前的一天,每天被妈妈载来载去的小菲萌生了骑车载妈妈的想法。以前走路、吃饭、说话,都比一般孩子花了几倍时间的小菲,这次自己学会了骑三轮车。之后,母女俩出行的时候就调了个儿,一直依偎在妈妈身后的女儿成了妈妈的依靠。

  黄秀兰说,女儿喜欢热闹,隔三差五地就要载着自己去3公里外的上坝街逛逛。每次上街,自己总少不了花个百来块钱,只要小菲喜欢的,从来不会说个“不”字。邻居笑言,这母女俩把街都要搬回家了。

  “小棉袄”还经常帮爸爸洗电瓶车、帮妈妈洗碗。“看着这样,哪有不欢喜的。有时候心里也会突然想到,小菲以后是要走的。”说起这个话题,黄秀兰沉默了。而这一天,来得也非常快。


  离别倒计时

  这一天还是到了

  “5月份,福利院的人就来提过一回,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说年前要把孩子接走。当时心里没敢多想,下意识忽略了,总是想着还有两天。没想到上周五,离开的时间突然就定下来了。”黄秀兰说,当时本来在房间里玩着手机的小菲也听到了自己要走的话,顿时把目光从手机上转移到了妈妈的脸上。黄秀兰立马侧过脸,避开了女儿直直的眼神。那天中午一向要吃满满一碗饭的小菲只吃了浅浅的半碗饭,而黄秀兰只对付着吃了一两口。

  “那几天太难熬了,三个人在房间一坐就是一天,也不说话。”黄秀兰说,做饭、吃饭都没了心思,做好的几道菜前前后后端了好几天,却全没有少的迹象。每天早出晚归做瓦工的吴太安把手上的活全都推了,小菲也不再玩手机,就连最爱的零食也不碰了。“我们还要劝她,也不敢在她面前哭。夜里小菲睡熟了以后,我跟她爸就开始抹眼泪。”

  睡不着的时候,黄秀兰有一回竟想起了外孙女欣欣6岁时说过的童言:“把菲菲小姨藏起来,藏在我们家(指浙江湖州),别人就带不走了……”黄秀兰明白这是孩子的玩笑话。“我和她爸已经六七十岁了,半截身子在土里的人,就算留,又能留多久呢?回福利院,把小菲交给专业人员来照应,才是对女儿好。”

  11月24日,小菲临行前一晚,大女儿吴金梅从浙江湖州赶了回来,像每一次回娘家一样,金梅又给小菲带了一堆穿的、吃的。

  第二天,为了让这一次的离别看起来就像一次稀松平常的出行,吴家选择自家开车把小菲送回福利院。早上7点不到,小儿子吴银亮的车就停在了家门口,平时早该起床的小菲却还在床上躺着。金梅叫了妹妹好几次,每次小菲回应她的都是两行止不住的眼泪。“她姐姐后来就骗她,说是送她去上班,以后还要回来的,才把人哄了起来。”

  临行前的这顿早饭,黄秀兰做了女儿爱吃的芹菜肉馅饺子。以前每次都要吃26个饺子的小菲只吃了14个,花的时间却比以前的每一次都长。临走时,黄秀兰没忍住,一把拉过大女儿:“你帮我和你爸跟小菲拍张照吧,这么多年,我们仨还没正式拍过照片呢。”吴金梅鼻子一酸,说到:“拍什么拍,还要回来的,你这么一拍,倒像是回不来的样子,小菲心里会难受的。”经女儿这么一说,黄秀兰也就作罢了。

  儿子吴银亮发动了车子之后,挥手示意爸妈就站在家门口,不要跟着车走,怕老人家情绪绷不住。就这么隔着几米的距离,小菲在关上车门前留下了最后一个微笑。几秒之后,车子和女儿都消失在了已经模糊的视线中。

   “妈妈不哭,我回来了”

  送走小菲的第二天晚上,黄秀兰在房间里,听到卧室的纱门响了一下,心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小菲回来了……”一回头,门口空荡荡的,这才反应过来,那个爱笑爱跳舞的女儿已经不在家里了。

  就在夫妻俩天天闷在家里哭时,这周五,小菲离开家的第三天,吴太安接到了一个做梦都没想到的好消息:福利院考虑了小菲的情况之后,决定让小菲继续寄养一段时间,等到更合适的时机再接回去。一再确认,小菲中午就会到家之后,夫妻俩立马张罗饭菜。11点不到,饭菜就已经准备停当了。之后的每一分钟都像一个小时一样长。夫妻俩来来回回在家门口踱着步,时不时地就去路口看看有没有车过来,是不是女儿回来了。

  13点,从电话中得知,女儿马上就要到上坝街寄养儿童活动点之后,黄秀兰从后院推出那辆锈迹斑驳的三轮车,戴上白色棉纱手套,急急地就往上坝街赶。

  快到终点的时候,黄秀兰的上身前倾得更加厉害,背也弯得更深了,腿也蹬得更快了。远远见到黄秀兰的小菲喊着“妈妈”,小跑着迎了上来。见到女儿欢天喜地站在自己面前,黄秀兰的眼泪又不由自主地来了。

  小菲一边抹眼泪一边安慰黄秀兰:“妈妈不哭,我回来了……”迎着午后灿烂的阳光,母女俩像从前一样骑着车回家去了。一人在前面骑,一人坐在三轮车的侧边蹬着腿。

  “其实我们心里也知道,这次回来只是暂时的,总有一天小菲还是要自己一个人生活。但心里放心不下,能在一起一天,我们就多照顾一天。”而经过此次分别,黄秀兰一家对未来也多了别的期待。“如果我们帮小菲找个工作,在附近找一个好人家,嫁过去,女儿是不是就能像金梅一样幸福了呢……”


  背景解读

  孤残儿童寄养

  需要更多资金支持

  像小菲一样被送往家庭寄养的孩子,南京目前有150多个。比起儿童福利院的其他孩子,他们幸运地拥有自己的“爸爸妈妈”,享受家庭的照顾。但如果满18周岁未被收养,这些孩子仍要被送往社会福利院。成年后能否继续寄养,如何寄养,南京正在积极探索。

  后天正值《家庭寄养管理办法》实施满一周年,现代快报记者从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了解到,虽然国家扩大了寄养儿童的范围,但是社会反响却不大。院长朱洪介绍,缺少资金仍是最大的难题。

  寄养家庭有优先收养权

  但收养率不高

  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目前院内有827名孤残儿童,比去年稍少些。院长朱洪介绍,这其中,送到寄养家庭的孩子有150多个,比去年多10个。目前,南京市有两个寄养家庭基地,栖霞区靖安和江宁区谷里。

  《家庭寄养管理办法》规定,符合收养条件、有收养意愿的寄养家庭,可以依法优先收养被寄养儿童。但是,南京寄养家庭收养孩子的比例却不高,近几年几乎没有。

  不过,在家庭寄养过的孩子,收养率比在儿童福利院高些。南京自2000年推行“家庭寄养”以来,累计有300多个孩子被寄养,其中70多个孩子被国内外家庭正式收养。

  福利院床位紧张

  欢迎寄养家庭继续照顾

  在寄养家庭长到18周岁后,孩子如果没有被收养,就会由社会儿童福利院移交到社会福利院。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南京有2家社会福利院负责接收大龄孤儿,南京市点将台社会福利院和祖堂山社会福利院。

  点将台社会福利院的副院长孟延书介绍,院里已经累计接收大龄孤儿300多个,按照他们的身体状况,未来发展也分三类。“这些孩子中完全能自己出去独立的非常少,多数需要照顾,人数越累积越多,床位非常紧张。所以我们也是想尽各种办法,帮助他们回归社会。”孟延书表示,如果寄养家庭的父母还愿意继续照顾孩子,他们非常欢迎。


  满18周岁孤儿寄养管理

  目前仍在探索中

  不过,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满18周岁仍继续寄养,如何监督管理还没有形成规范,南京市民政局也在积极探索。“像小菲的情况,目前是继续由儿童福利院代管。但是她毕竟已经成年了,不能再适用儿童寄养管理的那些条例。”

  “成年后,肯定要征求他本人的意见,孩子自己也签协议。同时,生活补贴也会减少。” 按照《南京市孤儿保障实施细则》,孤儿成年后,如果不具备劳动能力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 城市按“三无”对象、农村按“五保”对象供养政策规定妥善安置。也就是说,按照南京目前的标准,是每月1050元。

  孤残儿童医药费

  寄养家庭难以负担

  《家庭寄养管理办法》实行后,扩大了寄养儿童的范围,也放宽了寄养家庭的年龄限制。“以前我们要求寄养家庭父母年龄在55周岁,现在放宽到65周岁,希望能有更多的孩子可以回归家庭,但是效果却不好。”朱洪介绍说,原因之一就是缺乏家庭寄养的专项资金,社会积极性不高。

  “集体供养的孤儿,每月有1770元,由财政划拨给儿童福利院。 我们就把这笔钱转给家庭,每户每月1500元,负责孩子日常吃穿。”朱洪解释,还有270元由福利院集中管理。“不少残疾孩子的医药费,家庭根本负担不起。他们上学、看病的费用,全部由我们报销。”而爱心父母的付出,都是无偿的。“如果能有专项资金发展寄养家庭,效果肯定会更好。”

  养育孩子风险大

  寄养家庭害怕担责任

  寄养家庭难推广,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寄养家庭难以担负孩子出现意外的后果。

  “按照规定,被寄养的孩子,监护权仍归民政部门,但责任是由民政和养父母共同承担的。这期间不可控因素就很多。”朱洪解释,把孩子放在正常的社会环境,相比于福利院的封闭环境,风险大了很多。“正常家庭的孩子都会发生意外,更何况这些特殊孩子。而家庭寄养的孩子一旦发生意外,社会的反应会更强烈。

  比如,10月份靖安一户寄养家庭失火,两名孩子不幸身亡。朱洪介绍,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担心,不少省份已经取消了家庭寄养制度,把孩子收归福利院。“但这实际上不利于孩子的正常发展。所以为了保护孩子们的安全,我们也做了很多措施。”

  首先,在寄养家庭的挑选上,要求父母不能有不良嗜好、没有犯罪记录、家里要24小时有人照看等。寄养后,寄养融合期也至少要3个月,由儿童福利院进行考核评估。

  尽管如此,朱洪还是很担心。“孩子长大成人不容易,我们只能尽量小心,也希望社会多包容。”

  据统计,我国约有10万孤残儿童生活在福利院,为了让这些孩子更多接触社会,各地一直在探索以各种形式让他们回归家庭。家庭寄养是其中最主要的一种办法,它是指经过正规程序将民政部门监护的福利院儿童委托在有爱心的家庭中照料养育的模式。



也许您也喜欢:
  • 上一篇:南宁逾期未年检汽车近10万辆 车辆咋年检交警支招|
  • 下一篇:快递员转行送外卖 快递行业闹“人荒”--山东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