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荣誉 >

上海邮政为鹿晗邮筒戴鹿角 疑遭当地城管拆除

作者:曲靖市宁江木业有限公司 来源:www.ynnjmy.com 发布时间:2016-05-23 21:50:28

上海邮政为鹿晗邮筒戴鹿角 疑遭当地城管拆除 近日,上海外滩一邮筒因与鹿晗合影走红。   网络截图 19日,邮筒被装上了一对鹿角。   网络截图 昨日早间,有工作人员对这只邮筒进行了重新油漆。   图 CFP   新京报讯 近日,上海外滩一个邮筒因与鹿晗合影而爆红,被粉丝称为“网红邮筒”。鹿晗生日的前一天,上海邮政部门工作人员给这个邮筒戴上一对高约15厘米的黄色鹿角。不过,这对鹿角昨日已被拆除。上海邮政创新拓展部总经理李青介绍,目前尚不清楚是哪个部门拆除了鹿角,目前正在和外滩风景区方面进行沟通,通过审核后将重新还原鹿角邮筒。   邮政部门:安装时被告知需报备   4月8日晚11时,明星鹿晗通过个人微博晒出了一张自己与一个绿色邮筒的合影,很快这个位于上海外滩的邮筒就吸引了大批粉丝,不少鹿晗的粉丝从外地赶来与邮筒合影。合影队伍有时候长达百米。   昨日下午,上海邮政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合影确实带来了大量鹿晗粉丝,带火了这个邮筒。   据邮政部门工作人员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合完影后,许多游客会把明信片投入这个邮筒,收发的信件量大约比往年同期多了两三倍。   20日即是鹿晗生日。19日下午,上海邮政官方即通过官微对邮筒戴鹿角进行了相关宣传。据介绍,鹿角高约15厘米,“是想将该邮筒打造成为一个卡通款的邮筒,从而引发大众、尤其是年轻人对传统邮筒和书信文化的怀旧,”并可能会以“鹿角邮筒”来命名。   上海邮政创新拓展部总经理李青昨日对新京报记者介绍,邮政工作人员大约是在19日晚11时许给这个位于外滩四川中路420号邮局附近的邮筒装上了鹿角。   “装的时候,城管和公安都过来了。”李青称,城管和公安部门工作人员在现场均告知,安装鹿角需要向相关部门报备,“当时商量说先装上,然后我们去把程序办了,协调过程很顺利,他们的态度也都很好。”   鹿晗生日当天鹿角被拆   李青介绍,昨日,四川中路这一邮局发布了限量版7000余张的“鹿角明信片”,很早即有人前来排队。不过,上海邮政的官微很快被网友告知,鹿角已经被拆除,“直到20日零时30分左右邮政工作人员离开现场的时候,鹿角仍完好无损。”   一位清晨5点从家中出发去外滩购买明信片的鹿晗粉丝告诉新京报记者,她到现场的时候大约是7点,当时拍照时,邮筒上的鹿角已经被拆除。   在上海工作多年的洪先生认为鹿角不该拆。他说,自己并不是鹿晗的粉丝,但他觉得鹿角挺萌。“戴上没有任何违和感,反而成为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注入一点年轻人的文化元素不也很好吗?”   昨日,上海邮政官微连续更新数条微博反映鹿角失踪一事,开始曾一度判断为城管所为,此后称,经过调查,鹿角可能并非城管拆除,具体情况还在进一步了解。   “我们不是专为鹿晗戴鹿角。”李青称,邮政部门在2015年即设计了在上海人文文化比较集中的地区,根据一些邮筒周围的人文环境,对邮筒进行个性化的人文设计,主要目的是为了“带动书信文化”,但没想到初次试点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   上海邮政已与相关部门接洽   昨日下午,上海市黄浦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党政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网红邮筒”一事城管部门仍在调查情况,并已与邮政部门方面进行了沟通,暂不便作答复。   他称,像“网红邮筒”类似的公共设施美化并不是邮局一方说了算,即使需要拆除,城管部门也会按照执法条例执行,应会有提前通告。   上海市旅游局工作人员介绍,“鹿角邮筒”不是传统旅游景点,也不是旅游企业,不在市旅游局的监管范围内,更不需要获得其审批,具体由外滩风景区和邮政负责。   ■ 焦点   邮筒戴鹿角为何要报备?   “需提供引起周边安全问题应急预案”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上海市政府曾公布《上海市外滩风景区综合管理暂行规定》,其中对所有单位和个人,在外滩风景区内多项损毁市政公用设施和其他公共设施的行为进行约束,包括在建筑物、构筑物、雕塑等公共设施上涂写、刻划或者擅自悬挂、张贴宣传品等均在此列。   李青称,根据外滩风景区的规定,需要邮政部门去景区报备,手续完善后才能安装。“邮政部门还需要提供‘鹿角’引起周边安全问题的应急方案,方案通过审查后才能继续安装上。我们20日也已经和外滩风景区管理办公室进行了沟通,希望能尽快重新装上‘鹿角’”。   她称,2014年,上海邮政已经给全市近3000个邮筒筒身上安装了同城快递产品的二维码端口,未遭遇这一情况,昨日的事件也是由于邮政部门初次落地主题邮筒缺乏经验,但鹿角邮筒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他们还将陆续上线多个主题邮筒,具体落地方案暂不能对外透露。   市政设施美化谁来管?   个人涂鸦一般会整治;产权单位自行美化可被约束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此前,各地电压箱、防护桩被个人涂鸦装饰的新闻屡见报端,当地多会进行相关整治。   今年,广州市越秀区白云街城管部门发挥创意,将垃圾桶隐藏起来、给电箱画上油画、让商铺卷闸门除去牛皮癣统一上色。据媒体报道,此前山东青岛青西新区也投资190万元,对主要路段的设备箱进行美化提升,内容方面突出公益宣传的主旨。   北京一执法队员表示,如果为个人涂鸦等行为,一般会进行清理。他介绍,此前,相关部门曾集中清理过公共设施的涂鸦。对于上海邮筒戴鹿角被摘一事,该人士表示,“对于产权单位自行处理公共设施,一般不会另行管理。”   北京某区市政市容委的相关负责人介绍,如果个人对道路公共设施进行涂鸦等行为,由巡视人员发现后,将通知产权单位限时整改。   如果产权单位自行改变公共设施样貌又会如何处理?该负责人介绍,对于道路的公共设施有相关规定,即使产权单位,也不允许随意改变颜色或者增加装饰等。   国家行政学院副教授胡颖廉表示,如果上海市政部门有相关的法规条例,那么邮政部门就需要向市政相关部门进行审批报备。   胡颖廉介绍,邮政部门做法并没有改变邮筒本身的属性,在此情况下,市政部门的监管不应该像防止其他涂鸦行为一样采取同样的措施。参考国外的情况,一个公共设施如果和一个名人之间有典故,最后会发展成一个旅游景点的情况也是常见的,“不要过多扼杀文化创新。”   本版采写 新京报记者 林斐然 信娜 实习生 王春晓 朱卓琳

推荐阅读:黄冈人才网 http://www.hgrc.net

  • 上一篇:中方回应军机降落永暑礁:美方有关表态莫名其妙
  • 下一篇:千亿风电基地停摆发出的警讯